?

这些都已经是公开史料记载的历史,我不必多说了。 是公开史料说任是无情也动人

作者:鄂州市 来源:甘孜藏族自治州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9-08-31 05:13 评论数:

这些都已经  埋·金

共教解语应倾国,是公开史料说任是无情也动人。古代女子出家为尼有着不同的原因:记载的历史有真正参破红尘,记载的历史皈依佛门的;有为生活所迫暂求栖身之地的;而另外也有一些人则是把出家当成了一种“另类”的生活方式,可以避免婚姻,彻底玩一把“女性性解放”。

这些都已经是公开史料记载的历史,我不必多说了。

古代是有世袭制度的。什么叫世袭?就是说子孙后代不需要通过科举考试,,我不必多成年之后可以直接顶替父辈的工作以及职位,,我不必多其性质有些像以前国有单位的“顶替制度”,老子退休了,孩子可以顶替老子进单位,当然具体干什么工作还得服从组织安排!关于贾宝玉的绯闻,这些都已经《 红楼梦 》一书中介绍的不少。从年少懵懂时的性启蒙者秦可卿,这些都已经到后来的同居女友袭人,从发生过短暂性行为的丫鬟麝月、碧痕,到调情嬉闹的金钏,更有内心倾慕过的鸳鸯、龄官二丫头以及晴雯、芳官等一系列关系极不寻常的女孩子。虽然只是个青春期的少男,但贾宝玉的感情生活极为香艳,这样一个生活环境,也使得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早熟,不论是感情上还是生理上。关于薛家财政吃紧的问题,是公开史料说作者在书中虽没有明确地写出来,是公开史料说却有多次暗示。从整本书来看,薛姨妈是个和贾母、王夫人等贵族妇人思想观念不一样的贵族妇女,她十分节俭,而且连她的女儿薛宝钗生活也极为朴素,完全不像大富大贵人家的小姐,而她们对待自己身边的侍女,亦是非常俭朴。先来看一段原文:

这些都已经是公开史料记载的历史,我不必多说了。

红楼百万言,记载的历史字字句句为薄命女儿立传,记载的历史时时处处寄托着哀艳绝伦的情与痴。大观园里处处才子佳人,但作者曹雪芹却丝毫未落入以往古典小说才子佳人的窠臼,写才子不写金榜高中功成名就,写佳人不写闭月羞花倾国倾城,写痴男怨女但无暗订终身之直露,写风月情愁而无偷期私会之鄙俗。曹雪芹写出了一种大情感,是人世间亘古不变的大爱,看似家常絮语,实则磅礴之颂,是为世间女子奏响的哀歌!红楼二尤,,我不必多是《 红楼梦 》全书中的一段异文,,我不必多尤二姐、尤三姐的出场就是为故事发展而服务的,是拿人物来写故事,而非以故事来写人物。尤二姐的出场既是为作者进一步刻画王熙凤这个人物服务,又为贾琏和王熙凤夫妻关系的恶化提供了契机。而尤三姐的出场则使柳湘莲的命运出现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。仅出现了短短六回文字的红楼二尤却被作者刻画得精彩非凡。两百年来,无数读者对此二女褒贬不一,也正是这种争议性的存在,使得这两姐妹异常神秘。

这些都已经是公开史料记载的历史,我不必多说了。

红学界有不少索隐派的研究者,这些都已经致力于《 红楼梦 》所影射的真实历史的研究。其中有学者推断出主人公贾宝玉乃是影射康熙的废太子胤礽。所谓“宝玉”,这些都已经是指玉玺,爱吃的胭脂是指印玺必需的油印。这样的论点笔者不多作评述,但巧合的是:历史上的这个胤礽,也是个着名的同性恋。原本,胤礽是康熙和考诚仁皇后所生的儿子,出生不久,皇后就死了,于是康熙对这个儿子更加疼爱,很早就立他为太子。但这个胤礽实在不争气,三番两次地搞同性恋,从皇宫的御厨到茶楼的伙计,从跟班小厮到叔伯兄弟,同性绯闻满天飞,因此被忍无可忍的康熙爷下令废黜!

厚地高天,是公开史料说堪叹古今情不尽;晴雯疑案,记载的历史双重身份遭受双重打压(1)

晴雯疑案,,我不必多双重身份遭受双重打压(2)晴雯疑案,这些都已经双重身份遭受双重打压(3)

晴袭二人是红楼中两个联系得最紧密的丫鬟,是公开史料说如同黛玉、是公开史料说宝钗,是很难分开解读的。说起晴雯,自然不能不说袭人。大部分的研究者都认为,晴雯的被逐是和袭人的告密脱不了干系的,袭人因此背了两百年的骂名。《 红楼梦 》第五十二回,“勇晴雯病补雀金裘”一段是晴雯正传,俞平伯先生曾说,此回的晴雯颇有诸葛丞相“鞠躬尽瘁”之风,在袭人看来真是心腹大患,叫她如何能够放得下。就如同香菱之于夏金桂,是莫大的威胁,袭人难免心生“宋太祖灭南唐之意”。然而,记载的历史宝玉和宝钗却实在不是一对合适的好夫妻,记载的历史宝钗虽然对宝玉有些好感,却也只是女孩子的青春萌动而已,这两个人完全不是志同道合的姐弟俩,而宝钗之所以想嫁给宝玉,大半的原因是出于家族的考虑。宝钗虽然没有黛玉那样的纯真率直的个性,却比黛玉有着更强烈的责任心和担当力,宝钗之苦,苦在太懂事太争气,薛蟠若有妹妹一半的心力,薛家必定大富大贵。只可惜,千斤重担落在了一个女孩子身上,要拿着自己的婚姻来拯救整个家庭的没落,宝钗如何能够不苦?